淫戏妈妈 (2)

阿杨在军队里是出名好色一族,每个月休假日都要到县城里面找个姑娘打打炮,我爸爸和其他队友也是给他带去的,所以他们虽然还没结婚,性经验倒有不少。

阿杨见我妈妈还在冲水,就静溜溜地走近布帘那里。

爸爸忙拉着他说:「你要做什么?」

阿杨低声说:「以前我们一起去玩,也是一起去看女人,怕什么?」

爸爸支支吾吾地说:「但这……这个不同,她是我老婆。」

阿杨说:「哎,你还是古老思想,让我看看嫂嫂,她也不会少掉一块肉。」

其他三个猪朋狗友也附和说:「是啊,大家看看,不会少掉一块肉。」

阿杨说完没理,就不理会我爸爸的反对,轻轻拉起布帘一角朝里面看,其他三个也跟着要看,结果阿杨把布帘拉得成一条大缝子,那四个猪朋狗友八颗眼睛各找个位置偷看。

爸爸紧张地站在他们身后,透过缝隙可以看到自己娇妻的身体,是个光滑无瑕的后背和两个浑圆嫩嫩的屁股,她站着把水从胸口上向下冲下去,这时还要侧侧身子,哇塞,从她腋下看见大半边的圆嫩嫩的乳房。

我妈妈这个新娘子根本不知道有人进新房,更没想到有人偷看,就继续勺起清水冲着身子,准备过一个美好的洞房夜,她很自然地弯下腰去摇勺水,就在弯下腰的时候,从她胯下看见那诱人的阴毛,幸好她只腿没展开,不然就给爸爸这帮猪朋狗友看个全相。

阿杨吞吞口水说:「哇塞,小胡,你真性福,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,乳房又圆又大,屁股也比我们以前去打炮的女人还要圆嫩!」

妈妈洗完澡,拿起浴布擦身子。他们这才匆匆退出来,开了灯,坐在房里聊天,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只有爸爸还红着脸,刚才让其他男人看自己新婚老婆的胴体,虽然有点不值,但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当妈妈穿红绸睡衣服出来时,看到他们在房里闹着,也不太惊讶,她也知道闹新房是个习俗。

阿杨这个坏带头又开始作恶,他说:「哈来,把嫂嫂的眼睛蒙起来,让她猜猜我们五个人里面那个是她真正的老公。」

我爸爸问:「要怎么个猜法?」

淫戏妈妈 (2)

其中一个说:「我建议每人亲新娘子一下,让她猜,如果猜不出来就要罚新郎新娘。」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众人的欢呼,他们早就想一亲芳泽。

我爸爸没办法,拿来一条红手帕蒙住了妈妈的眼睛,小声对她说:「等会儿亲你的时候,我会轻轻咬你的嘴唇一下。」妈妈会意地点点头。

我妈妈蒙着眼坐在床边,她有些紧张,深吸了一口气。自从懂事以来,她还没有和别人亲过嘴,所以有些不知所措。

阿杨安排一下次序,他自己排第一个,我爸爸排在最后一个,他们根本醉翁之意不在于是不是让新娘猜中那个是老公,而是每个人都想一亲香泽,所以就把我爸爸排到最后一个去。

由阿杨先开始他坐在我妈妈身边,碰到她的肩,她紧张地侧过身去,阿杨就伸手把她肩膀抱住,粗大的嘴对准我妈妈的小嘴亲过去,其实阿杨比我爸爸胖,嘴唇也较厚,很容易分辨出来。

爸爸看着妈妈小嘴唇给阿杨吻上的时候,才惊觉这是新婚娇妻的初吻,看着她细致可爱的小嘴巴给阿杨的粗大嘴唇亲上去时,就像一朵鲜花给牛粪玷污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为时已晚。

他看到阿杨用舌头去逗弄她的唇齿,她开始往后退缩,好像已经知道这不是老公,但阿杨把她的头抱住,舌头撬开她的皓齿,我妈妈毫无经验,芳心大乱,小嘴巴受不住攻击,但微微张开之际,就被他的舌头攻进去,啧啧啧地卷弄她的舌头,她全身都颤抖了。

阿杨变本加厉,把身体贴在她身上,挤着她的胸脯,使她无力回避,软软地让他摆布,让他有点腥味的唾液流进自己的嘴里,让他把暖暖的气息喷在脸上,被他弄得差一点透不过气来,良久阿杨才放开她。

妈妈摇摇头,声音颤抖地说:「你不是阿来(我爸爸的名字)。」

她接着又给两个爸爸的朋友吻得有点昏乱。

第四个是一个叫阿峰的人,他亲她的时候,正好轻轻咬到她的嘴唇,她立即说:「就是这个。」其他人哄堂大笑。

阿杨说:「好,认错老公,就干脆将错就错,就和阿峰洞房吧!」

妈妈羞得两颊通红。

阿杨就把阿峰推到我妈妈身上,阿峰虽然也是好色一族,但胆量没阿杨这么大,不敢做什么动作。

阿杨不满说:「他妈的,连洞房也不会!你老爸来教你吧!」说完把阿峰推开一边,自己扯着我妈妈,把她往床上压去。

推荐:淫戏妈妈 (3)

热搜词:亚洲色情 – 乱伦小说网站